步步登神_第四章 死亡磨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死亡磨盘 (第1/3页)

  金幽船是最为愤怒的。

  这算是什么?

  眼瞅着属于自己的猎物就这样被人给抢走,而且对方是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中的意思,那种无形中释放出来的蔑视,带给金幽船的是一种难以诉说的悲愤和抓狂。自己是白骨山最为强势的弟子,如今却是要承受着美杜莎这样的羞辱,这比杀了他还要让金幽船感到难过。

  所以美杜莎是绝对不能够饶恕的。

  “我要让这个贱人成为我的宠妃。”金幽船狞声道。

  “诸位,我想你们现在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。既然白墨已经是没有任何威胁在我们手中,那么能做的就是靠着我们的真正手段行事。我知道你们是想要做什么,不过你们不必有任何恐惧,因为这事不但是你们十家宗派的事情,也是我们白骨山的事情。这次我不但过来,我们白骨山的老祖也降临,所以说九州宝藏必须趁着非我北界宗派知道之前赶紧动手抢夺。”

  轰。

  金幽船这话落地后,全场皆惊,什么叫做白骨山的老祖,你说的是谁?谁不知道你们白骨山现在就已经是这样,难道说你们白骨山还有什么样的老祖活着不成?没有道理的,你们白骨山最强的难道不是宗主金白骨吗?难道说除却金白骨外,你们白骨山还有什么活着的老祖宗吗?真的要是那样的话,还有我们什么事情?

  “恭请老祖。”

  “桀桀。”

  随着金幽船这话落地后。两道身影陡然破空而至,燕南天他们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金白骨的身影,只不过除却金白骨外。他们的瞳孔全都忍不住微缩。因为他们现金白骨竟然是处于弱势的追随地位,他竟然是紧紧的跟随着一个老者。这个老者虽然不像是金幽船那样白骨嶙峋着,甚至就连身高都没有多高,但散出来的那种浩瀚气息,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颤着。

  “是白骨山的老祖宗金寂灭。”

  “怎么会是金寂灭?他不是早就死掉了吗?”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金寂灭要是都活着的话,我们还有什么戏唱?”

  燕南天他们这些宗派强者的脸色全都变的肃然起来,没有谁因为金寂灭的到来而有任何高兴兴奋的意思。在他们看来。这才是真正灾难的降临。原本以为这个老家伙早就死掉,现在却是突然冒出来。你让燕南天他们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折磨?要是说金寂灭动手的话,恐怕在场的他们没有谁能够活着,全都会成为血祭术的献祭者吧?

  之前是猎杀者,现在却是瞬间就成为猎物。这种身份的转变,让人感觉到是那样的痛苦。

  金寂灭当年所创造的辉煌事迹,现在还在北界流传着。谁都知道金寂灭是白骨山最为天资卓越的宗主,还没有执掌白骨山的时候,就曾经以大神八级的身份,接二连三的越阶挑战,将大神九级的杀死无数。没有谁知道金寂灭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他又是怎么成功的,但却都清楚。只要是金寂灭想要杀的人,还从来没有说失败的。

  “见过寂灭老祖。”

  燕南天他们全都躬身喊道,在金寂灭面前任谁都不敢有嚣张跋扈的意思在。再说金寂灭真的是北界最为巅峰的力量。他也有享受这种待遇的资格。当年要不是金寂灭的话,不知道北界多少宗派会被魔物侵袭,所以说就冲着这个,所有宗派都要领情,见到金寂灭的时候,都是必须持以孝敬之礼数的。

  金寂灭漠然扫过全场。眼神还是落在白墨身上,波澜不惊的脸上稍微动容。“你是九州弟子?”

  “你知道九州?”白墨平静道。

  “我如何能够不知道,谁不知道九州,在这天道界面中谁都知道九州是九州秩序的制定者。你是九州的嫡系弟子,就应该知道九州从来都是以维护天道界面的长治久安为己任的,你这样做,分明是想要将九州声誉给彻底败坏掉,我要是你的话,就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,所以老夫奉劝你,见好就收吧。”金寂灭冷然道。

  “见好就收?”白墨眉角挑起。

  “你说你知道九州,那么我想要问问在你心中的凌霄殿又该是什么样的?你既然是这北界的老祖,那么应该是能够知道点秘辛的。当年巫族和九州共同御敌,到最后是谁将他们全都给陷害掉?是不是凌霄殿?是现在的凌霄殿操控着整个阴谋,是他们树立起来所谓的九大宗派当作打手,这点你承认不承认?

  你今天要是说不昧着良心说话,你今天要是说敢争议直言的话,那么这九州宝藏我是绝对不会阻拦你的,你想要进来随你。里面的东西,你想要的话,别管是任何一件,我都会给你。你敢不敢说出当年事情的真相?”

  金寂灭脸色阴暗下来。

  说出当年事情的真相,你以为当年事情真相是什么?你以为现在的我敢这样说出来吗?我就算是知道事情真相那又如何?难道说凭借着你这样的蝼蚁就能够挑衅整个界面吗?凌霄殿现在所拥有的地位,九大宗派所扮演起来的角色,你以为是什么?简单的是纸糊的,你想要推倒就能够推倒不成吗?

  我相信你?

 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的。

  金寂灭知道今天他要是敢说出来凌霄殿的坏话,都不用太久,很快他就会被重伤。甚至是说在这里是必然会有着死神殿的眼线,他们只要将自己的表现说出去,死神殿的那些老不死的都会动手取走他的性命。金寂灭是大神十二级的,但要知道这所谓的级别。在死神殿那些老不死的眼中,是弱小的如同蝼蚁。

  我看别人是蝼蚁,殊不知在别人眼中我也是蝼蚁。

  “你这是顽固的很。难道说不清楚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?”金寂灭平静道。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我这样做是会被凌霄殿下达追杀令,是会被九大宗派杀之而后快,是会被整个天道界面所追杀,但是那又怎么样?难道说就因为这个,我就要昧着良心说话吗?明知道凌霄殿就是隐藏在背后的黑手,明知道凌霄殿就是当年的罪魁祸。我非要眼睁睁的看着凌霄殿现在还扮演着救世主角色吗?

  你们,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宗派。难道说你们都不知道。被你们定义为界面叛贼的巫族,现在仍然在神秘战场和魔物厮杀对战,被你们誉为所谓圣主的凌霄殿却是那样的卑劣小人。当年就是凌霄殿的宗无道做出那种丧心病狂背信弃义的事情,是他将巫族给封印。将九州给焚书坑儒,这就是你们所信奉的正义吗?

  我是谁?我是九州嫡系传人,我是巫族天庭大帝,我今天就站在这里,向着九州所有宗派所有家族所有修士宣告,我巫族必然会重新降临这里。到那时任何敢反抗者一律灭杀掉。你们这些所谓的宗派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